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独上西楼

人生愁恨何能免 销魂独我情何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从事证券行业20年,做过职业经纪人,参与编撰过地方志,年鉴,金融史,喜欢历史,喜欢收藏,喜欢读书......

网易考拉推荐

面包里的果酱太甜了  

2010-06-17 22:42:01|  分类: 情感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面包里的果酱太甜了 - xiaohaogege1973 - 独上西楼

 

 

       很年轻的时候,他也曾留过长头发,把T恤撕得破破烂烂,像个浪子似的趿着拖鞋,有事没事吹着口哨从人群里走过。他觉得那是特立独行,是风格。直到后来他变了。 
  大概因为他长大了,或者是因为他不再年轻了。总之他开始规规矩矩地生活,像城市里任何一个人近中年的男人一样。只是有一点还跟原来相同,就是他骨子里的倔劲儿。他每天都画画,画里拼命地坚持着一些什么,可笑的、古怪的、让人难以理解的、不太被人喜欢的,可他却从没试图为此改变。 
  因此他很穷,并且一个人过。 
  每个星期天的晚上,他都要去街角的蛋糕房一次。 
  他不买蛋糕,他只要最廉价的白面包。它们实惠,个头又大,看上去像个抱枕,物超所值。他用很少的钱就能买下很大的一块,为此他觉得挺满意。 
  每次他来到店里的时候,都是快要打烊的晚上。年轻的女店主水灵照常会问一句:“今天又很忙吗?”他就轻轻点着头,不去解释更多。其实他知道她在替他撒谎,她不忍心揭穿他潦倒的事实。实际上,他每天都用大量的时间发呆,抽烟,胡思乱想,或者忧伤。他为自己虚度光阴而感到惭愧。 
  面包不在当晚卖掉的话,就会自动过期,变成垃圾。店主乐得大方,卖他一块面包,又会送他一块。这让他很不好意思,但是时常盛情难却。 
  水灵问他:“为什么你总吃这种大白面包而不尝试我们店里的新品种?那些提子味的小蛋糕,或者青柚味的,都很好吃。” 
  他回答得一点技巧也没有:“我不爱吃蛋糕。” 
  他不喜欢同情的味道,但喜欢善良的味道。所以说完这句话,他便冲水灵笑一笑。 
  他竖起风衣领子在街上走,怀里抱着面包。远远地他看到街角卖水果的女孩。 
  女孩很年轻,大概只有20岁的样子,站在水果车后面,穿得鼓鼓囊囊的,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雪人。她用冻得通红的手拿着布,轻轻地擦着那些苹果。她擦苹果的神情就如同一个母亲对待自己的婴儿,在路灯下,她不够高贵的棉袄却让她看起来很神圣。 
  他在马路对面看了半天,决定去向女孩买两只苹果。“这些苹果是我父亲种的,在秋天的时候我和母亲一起采的,一直小心地存着,等到冬天时卖个好价钱。”女孩一边称苹果,一边快乐地说:“因为冬天水果都贵嘛。” 
  他从没见过哪个卖水果的小贩会有这样心甘情愿的快乐笑容,他被女孩感染了,也变得开朗起来。“你一个人来卖水果吗?不想家吗?”他问道。 
  “想呀,我家住在很远的小镇上,不过呢,只有卖完这些水果,我才能攒够读大学的学费。” 
   他看着女孩,看得有些出神,看得女孩不好意思起来。 
  “还想买点别的吗,我还有橙、梨子和葡萄。” 
   她从车下面的小箱子里拿出更多的水果,他挑了几个,称了重量,可是在付钱的时候,他发现他没有足够的钱了。 
  “真抱歉,我不能再买了,我的钱不够。” 
  他转身要走了,女孩却在身后喊:“喂——等一下!” 
  他回头,女孩说:“既然你没有钱,那么,把你的面包给我一块。梨子归你,怎么样?”她把一大只雪梨塞在他装苹果的口袋里。 
  他把一块面包给了女孩,她说再见,就推着水果车走了。走出几步,她开始吃那块白面包,她一边咬着面包,一边慢慢地走,年轻的身体健康优美,充满力量和勇气。 
  她令他感觉到轻微的痛楚,同时又觉得非常沉醉。 
  又是一个星期天。一大清早,水灵把窗玻璃擦得铮亮,还在她红色的木门上贴上了“全店优惠”的海报。她想到今天他会来,心里便觉得一阵酥软,以至于不小心打碎了一只冰纹花瓶,只好匆忙跑到街道尽头的花瓶店买了一只新的,并顺手要了一束茶花。 
  天黑了,他照旧来到蛋糕房。水灵瞪大眼睛:“你的脸色很差哦,是不是生病了?” 
  “有吗?”他笑笑,“我只是昨晚有些失眠而己。” 
  其实,一周以来,他都一直在失眠。不知道为什么,他无法忘记那个卖水果的姑娘。他每天都装作无意地走到街上去,看看公园旁边有没有出现水果车。可是,水果车没有出现。 
  他想她大概是回小镇去了,他发觉在思念她的时候,思念已经像洪水把他整个人冲刷得发白。 
  “今天全店优惠,你如果买一只大白面包的话,我可以送你一只提子味的蛋糕。” 
  “哦?那么谢谢你。” 
  他拿着面包,满怀心事地走出店门。他没有和水灵多说话,这让后者失落。不过幸好他在出门时表扬了她的茶花:“这种茶花叫做大吉祥,会开粉红色的花,很漂亮。” 
  水灵的脸就像茶花一样红了,她觉得这个男人真是太渊博了。 
  “如果茶花开了,你会来画它们吗?”她勇敢地暗示着,于是她连耳朵都红了。 
  但是他说:“我从来不画花卉的。” 
  在路上,他东张西望,盼望着见到卖水果的姑娘。这大概是一年里最冷的一天,快过圣诞了,街上都是成双结对的情侣,他第一次觉得了孤单。他想他得有个女人了,两个人可以靠着取暖,不然,这么冷的天,该怎么熬过去呢? 
  就在公园侧门的大柏树下,他终于看见了卖苹果的姑娘。她抬头时正巧也看见了他,于是他就走过去,什么也没说,但他们久久地凝视着彼此,好像有很多话已经说过了。他把那只提子味的蛋糕给女孩,她笑了:“那么,仍旧交换一只梨子吧。” 
  那个晚上,他和女孩在城市里走,路上行人渐渐稀少,寒冬的风把雪吹得扬起来又落下,可是他们一点儿也不觉得冷。在分别时,他想去握握女孩的手,可是她摇着头说:“不可以。”她说:“我们认识才短短两天呐。” 
  “可是,我思念你,已经足有一生那么长了。”他觉得这话很肉麻,不禁窘住了,可是女孩说:“如果下次我们还能见面的话,我们才可以拉着手。” 
   说完,她就傻傻地笑起来。 
   在等待女孩的时间里,他照旧失眠,一天比一天清瘦,照旧在快打烊时去蛋糕房子买面包。可是他的心被填得满满的,他在构思着一幅画。他预感这幅画会成功,因为那积攒了他太多的感情,与以往懒洋洋的画法根本不一样——一个风雪之夜,暗淡的路灯下,一个穿灯芯绒棉袄的女孩一边推着水果车,一边大口地嚼着面包。 
  他终于开始画了,与以往不同的是,这一次的画,他几乎不需要太多的修改就顺利到达了最后的阶段。他被狂喜欢与兴奋折磨着,双眼放着光。 
  他每天都去街上一次,每次到了街上,他都会想,见到卖水果的姑娘时,该怎么跟她讲起这幅画,她看到这幅画时,又会有什么样的表情? 
  可是,一个月后,却是他自己亲手毁掉了这幅也许是他一生里画得最好的画。 
  他再也没见过那个卖水果的姑娘。 
  很久以后,他和水灵结婚了。他们过上了平安的、幸福的、甜蜜的生活。 
  他后来去了一家报社做美术编辑,就再也不画那些卖不出去的画了。有了工作后,他的生活过得很好,有时候他会想起那个卖水果的姑娘。他想,时间过了这么久,她大概也已经上了大学,在大学里找到了所爱的人了吧。有时候这样想想,他会觉得释然。而所谓幸福不就是找到一个人,能够对自己好,可以安心生活一辈子吗? 
  如果她找到了,那么就应祝福她。 
  而他觉得他也找到了。他的妻子水灵是一个好女人。 
  其实,从前,他每次去蛋糕店买面包并不全是用来吃,风干后还用作擦拭碳枝画错的线条。但是,就在一个星期天,他的杰作马上就要画好了,他掰下一块大白面包作最后的修改时,面包里的果酱却破坏了全部的画,原来,是好心的水灵在大白面包里挖了个洞,并把一大勺果酱藏在了里面。 
  那幅有关爱情和忧伤的画最终没有展现在世人面前,可是果酱成就了一对平凡幸福的夫妻。 
  他一直记得那天,他气愤至极地跑到蛋糕店里,对惊呆的水灵咆哮着:“你为什么要往面包里加果酱?!” 
  “我只是想让你吃得好一点。”她红着脸争辩,“你看,你整天吃白面包,人都瘦了一大圈。” 
  他于是原谅了她,他知道被一个人这样爱着是多么不容易,多么幸福。 
  而能去爱一个不可能在一起的人,心间拥有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,也同样是一件幸福的事吧。 
有时候,你必须懂得放弃一些什么,才会成就一些什么。于是那天他抱着哭泣的水灵轻声说:“别哭了,我只是想告诉你,面包里的果酱太甜了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