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独上西楼

人生愁恨何能免 销魂独我情何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从事证券行业20年,做过职业经纪人,参与编撰过地方志,年鉴,金融史,喜欢历史,喜欢收藏,喜欢读书......

网易考拉推荐

糖罐和砂糖的短暂爱情事件(转载)  

2008-08-31 12:15:51|  分类: 爱情童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糖罐和砂糖的短暂爱情事件(转载) - xiaohaogege1973 - 独上西楼

横空出世糖罐和砂糖的短暂爱情事件 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

她是砂糖,生产日期2006年3月8日。

我是糖罐,生产日期2006年2月14日。

注定,我长寿,她短暂。

糖罐天生知道,这一生必要承接许多次糖。所以我总是有些漠然,迎来送往久了,不免冷淡。

丫头被倒进来时,我也是冷淡观望,但说真的,不是总有她那么好看的糖,反光柔和,颗粒优美,铺天海浪一样落下,我甜蜜抱了满怀,有点气不敢喘。“你……挺甜。”禁不住,我夸了句。

   “糖,都甜。”她支吾着,雪白松散,惹人怜爱。

    “不不,你一看,就是质量特好的那种糖。嘿嘿,这是好糖遇上好糖罐……”我叽哩呱啦起来,傻,兴奋,轻浮,一反常态,没办法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

    “呵呵,我也只碰到你一个糖罐而已……”她笑笑说,“我们糖,来不及比较糖罐,就该消融了。”

    “害怕消失吗?”我温柔地问,因为她恬淡的表情,迷人得象场雪。

    “怕。”她答。

    “不怕,糖罐子也有没装成糖的,说不定你也是我最后遇上的糖。”我笑着说。常会哄女生,但不是哄每一个都不惜咒自己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她笑。

    “呵呵。”我跟着笑。

     爱情通俗无比,如果两人傻笑,脸红心跳,废话奇多,不知缘由,那就是恋爱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说,糖属于人,而糖罐子属于所有糖。”她说。

    “在你离开之前,你的一生都在拥有我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 谁也没想到,分离比我们所等的来得早。和丫头一起才两小时,女主人的小儿子忽然嚷嚷着要用我来装他的香水橡皮泥。

    “那是装糖的!你用别的好不好?”女主人说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儿子说。

     儿子赢了,妈妈来腾罐子。

     我们互看一眼还没说什么,她已被倒了出去。

     来不及告别,或者,来不及爱。

     稍纵即逝的甜蜜,是否最抓肝挠心?一肚子玫瑰油泡橡皮泥,气味如毒药,我忍着恶心,眼睛只顾着跟住玻璃瓶里的丫头——台子,架子,柜子……她被移进移出,我就左顾右盼。我想她。想她的甜。

     偶然一次,她被放在我旁边,那呆罐子又睡着了,我们赶紧说起话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还好吗?”她指那些“毒药”。

     我耸耸肩:“一遇到你,就倒霉了。”看她沮丧,我又嬉笑说,“人家说,哪个姑娘让你倒霉,她就是你的宝贝,真准,你看。你真成我最后抱过的糖了。”

     她听得笑起来,分外可爱。

    “我想你了……”我直愣愣地坦白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 “嗯。”肉麻老套的情话,最感人。“我要回你那里去!”她说。我那时以为,这只是说说。

  我终于被孩子解放,但主人并没有把糖还回来,我在焦急中发现,瓶子里的丫头竟结起了小块,甚至变黄了。

  我着急地问罐子:“她怎么这样了?”

    “自己使劲吸水啊,我又不是真空,怎么劝她都不听。”罐子委屈地说。

    “你想干嘛?”我吼丫头,“你疯啦?本来命就不长!”可她装作没听见。

     很快,我明白了她的想法——女主人也发现了她糟糕的保存现状:“还是早点放回糖罐吧,隔潮。”她自语道。

     原来丫头为了回来,不惜自残。

     丫头回来了。但不像上次那么姿态流畅,她结了块,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 我没好气地看她,心里针扎般的疼——她的样子,是呆不长了:“你要死要活是为什么?你就不该进罐子,该进垃圾篓了。”

     她笑笑:“我想你呗!”

    “我究竟哪好?你走了,我很快就把你忘了。”我狠狠地说,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 “你想我没?”她充耳不闻,又问。

    “咱就认识一会,你值不值?”我颓然虚弱。

    “你想我没?”她温柔地,再问。

    “……想。”我说,我投降,没她,我无比空虚。

  “为什么想我?”她又问傻问题。

  “我怎么知道!”这是爱情,它通俗无比。

  丫头回来第七天,因为无法烘干身体,终于被主人抛弃了。那天早上,她僵硬的身体紧靠着我,我问:“你干什么?” 

  她说:“听你心跳。”

  “糖罐子哪来的心!”我说。

  “连爱都有,怎么没有心呢?”她笑。

  丫头是被勺子强行刮走的,我们粘得太紧,以至勺子的锋利边缘刮下她身体时,在我底部也留下了疤痕,很浅,但不会消失。

  我碎裂于2006年7月12日,因孩子失手。

  距离她离开的3月28日晚了许多天。

  丫头说,糖属于人类。而糖罐属于糖,我们不属于自己,也不属于彼此,我们不能决定生日,也不能决定死时。

  但是丫头也说,她觉得不错,一整个的生命,都有好好的爱过了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